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介绍
首页 | 通告 | 文化 | 新闻 | 始祖陵 | 网上祭坛 | 世系 | 家谱 | 堂号 | 字辈 | 官方微博 | 微博群 | 视频 | QQ群 | 自由投稿 | 寻根登记 | 族谱讨论
>首页 -> 徐氏文化 -> 徐氏源流  
欢迎您访问中华徐氏网,网站会员永远免费注册。
本站所有宗祠谱牒信息对所有徐氏宗亲开放和共享。
在转载我们的资料时请注明来源中华徐氏网,谢谢!
请您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uschina.com
中华徐氏网24小时技术支持电话:13923746526
如果希望得到更好的服务,请您加入我们的QQ群!
中华徐氏网,徐氏宗亲的家园,为中华徐氏服务!
     

TOP

徐氏一门三烈士 毁家纾难七子尽为英豪
[ 录入者:徐仕强 | 时间:2015-11-01 09:56:54 | 作者:刘敏 | 来源:聊城晚报 | 浏览:131次 ]
  徐宝珊牺牲后,三弟徐宝壁、五弟徐宝珍也先后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
  徐家三烈士纪念碑就是为纪念徐宝珊、徐宝璧、徐宝珍三兄弟而建。纪念碑在茌平县胡屯镇徐河口村西南1公里处。
  “一门三烈士,兄前赴,弟后继,抗战救国,堪同杨门媲美;七子尽英豪,屋俱焚,财充饷,毁家纾难,可与子文齐芳”。
  一副挽联,寄托着家乡人民对徐门烈士的缅怀之情。
  徐宝珍牺牲时年仅18岁
  抗战爆发后,为抗日防匪,徐宝珊建立起抗日队伍,后被改编为筑先纵队七团,徐宝珊任团长。
  1939年下半年,整个鲁西北的环境极度恶化。敌人据点密布、碉堡林立,汉奸鬼子在交通要道处处设卡,到处抓人,博平全县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鬼子和汉奸相互勾结,开始对徐家河口进行疯狂扫荡。
  由于徐宝珊领导的七团经常出没在敌占区,日军和汉奸都恨透了这支抗日武装,对徐宝珊和徐家更是恨之入骨。
  一天,铁杆汉奸齐子修纠合高唐的日军,趁七团远离家乡之际,到徐家河口村扫荡抓人。
  在乡亲们帮助下,徐宝珍全家都躲到了外村的亲戚朋友家。敌人扑了个空,没抓到人,就把徐家路北的二十余间房子烧了。
  不久后,敌人又把徐家路南的三十多间房子也烧了,又把残垣断壁统统推倒。
  这时,徐宝珍的二哥徐宝琛和三哥徐宝璧也都已离开家乡到部队去了。大哥、二哥、三哥一走,徐家没了主心骨,加上家中房产全被烧光抢光,还要经常躲避敌人的追捕,徐家人商量,家里实在没办法住了,只有改名换姓、分散隐蔽,才能躲过敌人的疯狂搜捕。
  徐宝珍和四哥徐宝玺则跟着父亲徐圣德讨着饭去找八路军。
  1940年春末,徐宝珍、徐宝玺和父亲在齐河找到徐宝璧。见到徐宝璧后,父子四人都哭了。
  当年5月,徐宝珍和四哥被分区送到灵寿县陈庄镇(今属河北省)抗大二分校学习。那时,徐宝珍才14岁,是学校年龄最小的学生。
  在抗大的学习时间只有五六个月。学习结束后,徐宝珍和徐宝玺留校工作,徐宝珍参加了学习“火花宣传队”。
  1941年3月,根据工作需要,组织上把徐宝珍调到冀鲁豫独立团(团长李金安)任宣传干事。
  1942年,根据上级指示开辟扩大四分区根据地,冀鲁豫军区决定从鲁西北来的同志都要回到鲁西北去,于是徐宝珍又回到四分区,因他在齐河、禹城要过饭,对这一带的村庄比较熟悉,被分配到齐禹县大队任青年干事。
  1944年,在军分区司令员刘致远的指挥下,齐禹战役打响了。齐禹大队和各区中队负责袭击敌团部。徐宝珍作战勇敢,不怕牺牲,第一个冲进敌团部,并亲手击毙了敌团长,缴获一支满带烤蓝的新匣枪。战后受到军分区表扬并记战功一次。
  此后不久,在和敌人的遭遇战中,徐宝珍为掩护同志撤退牺牲,年仅18岁。
  徐宝珍牺牲后,遗体被送回徐家河口,临时埋在了院子里一个墙角下。
  五个儿子上过抗日战场
  徐宝璧是徐宝珊的三弟,也是徐淑之的三伯父,1945年9月,在解放茌平县城的战斗中牺牲,时年仅26岁。
  徐宝璧在哥哥徐宝珊的影响下,也参加了革命,并且在193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1月任博平三区区长;1940年调筑先纵队七团军需处任职;1941年初,到四区轮训队学习;后任军分区司令部见习参谋、侦察通信参谋。
  1943年3月,徐宝璧任博平县大队副队长。同年秋,带领几名战士,智取史胡村炮楼。1944年7月,在攻打菜屯据点战斗中,被泰运军分区记一等功。1945年秋,任军分区主力五团一营营长。“三伯父在解放茌平县城时牺牲后,我的祖母、父亲、六伯就被组织继续留在队伍中。”徐淑之说,他的爷爷、奶奶生了七个儿子,一个女儿。父亲徐宝琪是最小的孩子。
  1946年春鲁西北解放后,组织上才将祖母母子三人接回家乡。博平县人民政府重新给徐家盖起了房子,建起了家园。
  1947年春,整个鲁西北全部解放了,徐宝珍的遗体从院子里起了出来,重新装殓后,和大哥徐宝珊、三哥徐宝璧一起安葬在村西南一公里处的墓地里。
  当时,博平县委、县政府在徐家河口召开追悼会,方圆几十里的群众都到了现场。博平县长李建民致悼词。
  据徐淑之介绍,1961年祖父病逝后,在河南省交通运输局工作的二伯徐保琛将祖母接到河南居住生活。1967年,二伯因病去世后,祖母被接回徐河口老家居住生活。
  “抗日战争时期,祖母将自己的五个儿子送到了部队。”徐淑之说。
  变卖家产支援抗日
  徐宝珊的父亲徐圣德继承祖业,勤俭持家,善于经营,家庭比较富裕。
  抗战前,全家人口达19口之多。全家人非常团结和谐,共同生活在路北两进两出的四合院里,且在一个锅里吃饭。在当时的农村,也算是个小康家庭。
  由于茌平、博平一带因灾歉收和土匪作乱,徐宝珊的部队出现严重缺粮。七团的战士多数是土生土长的博平人,许多战士家中没有饭吃,只得找到部队。
  为解决部队给养和军属困难,徐宝珊带领一部分战士来到徐家河口的家中,将多年来积存的粮食仓门打开。
  他对战士们说:“装吧,这几千斤作军粮,再分给军属一部分。只要我们有吃的,就不能让乡亲们饿着。”
  战士们知道,这是徐家用几年时间积攒的粮食,都不忍心装。徐宝珊笑着说:“怎么都愣着啊?快装吧!”说着,自己先拿起布袋装起来。
  徐宝珊的父亲早年落下了个精神病的病根,看到忽然来了这么多兵,以为是来抢粮的,急得又哭又叫。
  徐宝珊进屋拉住父亲的手说:“爹,咱队伍上缺粮,先从咱们家里捐献一部分吧,战士们吃饱了好打鬼子!您老人家一定愿意吧?”
  徐圣德听了儿子的话放心了,说:“孩子,你还不知爹的脾气,为了抗日,我这条命搭上都愿意。”
  就这样,在生活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徐家又将家里积蓄的5000多斤谷子、高粱和几千斤用来榨油的大豆,全部捐给部队用作军饷和分给战士们的家属。
  “2000多斤棉花也拿出来,给战士们做了棉衣。”徐淑之说,后来大伯徐宝珊领导的筑先纵队第七团奉命西调,祖母又把徐家的部分土地、牲畜卖掉,把钱连同一百多袋粮食分到战士们的家里,以解决战士们离家的后顾之忧。
  没有国哪有家 这道理小脚祖母懂得
  “我的祖母郭氏,清朝末期出生在高唐南镇西街村一个富裕的农民家庭。”徐淑之说,在那个年代,祖母虽然裹着小脚,但是从小在本村私塾学校读过书。
  徐淑之听祖母讲,她娘家因靠街面,有几间店铺,常年经销小百货、粮油一类的东西。
  “1906年,18岁的祖母嫁给我的祖父徐桐勋。”徐淑之说,祖母嫁给祖父后,他们继承父业,使徐家的产业逐步扩大,家业逐年增多。
  徐淑之告诉记着,祖母一生中生育了8个子女(7男1女),抗战前全家己有19口人,那时祖父精神不好,徐家全指望祖母掌管。
  那时,徐家全家共同生活在路北的院子里,并且在一个锅里吃饭。“祖母知书达理,思想比较进步。”徐淑之说。
  “记得上世纪70年代末,我的姐姐问祖母:‘抗日战争时期,您老人家怎么会让几个儿子去参加八路军打鬼子?’”徐淑之说,祖母当时的回答很干脆:“你不去打鬼子,他不去打鬼子,谁来保卫国家?没有国了,哪还有家?”
  祖母的话使徐淑之刻骨铭心。祖母虽然没有上过前线,但是亲手给八路军做鞋、做袜子、做衣服。一些八路军、地下党也经常到徐家住,她像母亲一样关心那些年轻的战士。
  1980年农历11月13日的晚上,祖母终于走完了人生之路。
  “祖母去世时,徐家已经是四世同堂。”徐淑之说,有这样的祖母,他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


    文章来源:聊城新闻网
[上一篇]“徐氏庄园”兴衰记 [下一篇]长山龙畔徐氏有先祖“南郭先生”

评论

称  呼:
内  容:

相关栏目

社区主题:宗祠谱牒|寻根问祖|文化交流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