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介绍
首页 | 通告 | 文化 | 新闻 | 始祖陵 | 网上祭坛 | 世系 | 家谱 | 堂号 | 字辈 | 官方微博 | 微博群 | 视频 | QQ群 | 自由投稿 | 寻根登记 | 族谱讨论
>首页 -> 徐氏文化 -> 徐氏源流  
欢迎您访问中华徐氏网,网站会员永远免费注册。
本站所有宗祠谱牒信息对所有徐氏宗亲开放和共享。
在转载我们的资料时请注明来源中华徐氏网,谢谢!
请您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uschina.com
中华徐氏网24小时技术支持电话:13923746526
如果希望得到更好的服务,请您加入我们的QQ群!
中华徐氏网,徐氏宗亲的家园,为中华徐氏服务!
     

TOP

钟灵毓秀长山村人才辈出徐氏门
[ 录入者:徐仕强 | 时间:2015-06-07 15:37:16 | 作者:婺城新闻网 | 来源:婺城新闻网 | 浏览:202次 ]
  长山素有金华地方“小邹鲁”之称,其史源远流长,其境山明水秀,千百年来,几经血火洗礼,但终究是江河不废,日月重辉。
  长山村位于金华城南三十里,村有绵长的伏龙山,故名长山。该村多姓氏,但以徐氏为主,徐氏之祖先由山东三世迁武林(今杭州),后由十四世迁永康,二十一世分迁武义双锦和婺南龙蟠,其中二十一世徐庆于南宋末年迁至长山,其子徐乐伯成公任广东顺德教谕,辞归长山,徐氏子孙尊为鼻祖。
  长山先祖人才辈出,人文荟萃。据谱载,唐初即有一代御史清臣徐有功,官至刑部郎中,左肃政台侍御史、司刑少卿;唐中又有一岁之间三登甲科的进士郎徐安贞,官至中书侍郎;北宋期间,竟有连中两元的殿试状元徐奭于祥符五年(1012)一举夺得头名状元;至后还有五世孙徐积,七世孙徐宣分别登取进士第,入仕为官,政绩明显,卒后均有皇封追谥。明洪武年间,又有伯成玄孙徐仲和任广西布政司左参议,徐道慷任湖广宝庆知府,徐振纲任保定廉州经历,徐守政任广东新化典史。大清乾隆年间,有徐规者,任职州府同知,勅授承德郎,徐维侨勅授同知衔,徐郎栋勅加五品衔等,名仕满门,光宗耀祖。
  徐氏后裔自迁徙长山之后,于宋元明清摘取功名者枚不胜举,数不胜数,据谱载,有名有姓实有各类庠生、贡生,国子监太学生者不知其数,仅岁贡和太学生(可归属举人)就有四、五十人之多,至于各类庠生(秀才)皆为更多,至少不下一、二百人。
  长山历史悠久,人文内涵深远,十多年前,笔者曾经借《金华日报》等刊物媒介,宣传弘扬长山村的文物古迹,如《长山的古井古桥古牌坊》一文中就报告了该村有三百年以上古井二十多处,其中不少至今还在使用,如千年古井古东村井等。古桥现存两座:滕家桥和谢宅桥,均有八九百年以上历史。古牌坊存有两座:位于谢宅桥西堍的旌孝牌坊和位于伏龙山麓的旌节牌楼。除此之外该村还留有民族英雄、明末兵部尚书朱大典的读书处秀峰庵堂及住处破浪轩;有风景优美、古木掩盖下的平畴一览亭;有规模宏伟,广有一百二十开间的明大厅;还有千年古窑长山钧瓷古窑址,以上大多属于县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一个自然村竟有如此之多的名胜古迹,实为罕见。
  然笔者多年来耿耿于怀,牵挂在心的还有长山近代的一位先贤名人徐东藩,在此略表几句,以示寒暄。
  徐东藩(1887—1949),谱名崇禄,又名寿城。是省立第七中学(金华一中前身)首届第一批毕业生,继升入京师大学(北京大学前身),毕业后,被公费派往英国伯明翰大学深造,获硕士学位,曾游历欧、美二洲。归国后,任山东省省长公署外交秘书,太平洋会议代表团咨议,督办鲁案善后事宜。任公署参议,鲁案中日联合委员会第一部委员,筹办中俄交涉事宜。后又任公署审议处处长,全权公使,外交部特派山东交涉员,条约委员会副主任,外交部参赞,威海卫特别行政管理公署专员。在专员任内,曾发生内鹿道口盐民抢盐事件,英驻威领事曾要挟东藩镇压我国盐民,遭东藩拒绝。为此,英方向南京政府提出抗议,要求惩办东藩,结果,东藩被免职。东藩曾慷慨陈辞“决不以中国人民的鲜血来染红我的顶子”,他毅然回归故里,自命“退翁”,并以书房名为“补读斋”,在家深究学问。
  一九三九年,出任浙江省临时参议会秘书长。一九四五年,任国立英士大学教授、政治系主任,直至解放。
  东藩为人正派,生活俭朴,对家乡公益事业尤热心慷慨。在秀峰小学后进屋修建中,他资助银元壹千元。一九三三年,长山遭受特大洪水灾害,村中三座古桥(谢宅桥、承志桥、滕家桥)被冲毁,交通受阻,他独出巨资重建,为民造福非浅。村北大片农田,每当风雨交作之时,农民无栖避之所,东藩选择适中地点,建一宽敞凉亭,名曰“话耕亭”(现已毁)。一九四九年他又重修“平畴一览亭”,更名“望耕亭”。
  东藩一生为国为民,造福乡梓,用当时的一句话评价其乃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开明绅士,是近代地方上的一位德才兼备的好人善人,也是传承千年传统文化的儒学名士,如何称道他也不为过分。可叹的是,在解放后,被政治冤狱所害,据说其自裁手段甚是凄惨可悲。可见古话说的“苛政猛于虎”,的确如此,现如今阶级斗争已然不复存在,但政治斗争却依然会有,如果有人喜羡“天翻地覆慨而慷”的那个年代,我倒觉得不如过上几年“桃花园中可耕田”的悠然自得生活更好。


    文章来源:婺城新闻网
[上一篇]南靖:徐氏家庙三百多年来传承良.. [下一篇]祖先的背影

评论

称  呼:
内  容:

相关栏目

社区主题:宗祠谱牒|寻根问祖|文化交流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