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通告 | 文化 | 新闻 | 始祖陵 | 网上祭坛 | 世系 | 家谱 | 堂号 | 字辈 | 官方微博 | 微博群 | 视频 | QQ群 | 自由投稿 | 寻根登记 | 族谱讨论
当前位置:徐氏网|中华徐氏网,徐氏文化和徐学论坛,提供徐文化与商贸交流信息,徐氏宗亲的网上家园,为全球徐氏服务! -> 中华徐氏 -> 安徽徐氏 -> 安徽徐氏名人
TOP

龙泉山下觅名士风流
[ 录入者:徐双喜 | 时间:2011-09-07 01:56:57 | 作者:中华徐氏网 | 来源:中华徐氏网 | 浏览:452次 ]
  徐子苓后人为其立的招魂碑。

  重修的龙泉精舍已全无当年的风貌。

  在清末的合肥东乡龙泉山脚下,有一处读书圣地,叫龙泉精舍,藏书7万卷,这房屋的主人是个高人,诗词、散文、医学、卦术样样精通。若你读过《曾国藩日记》或许会留意到,他的日记中会常常提到安徽一些名人。其中有一个合肥名人被反复提了14次,这个合肥人并不是李鸿章,而叫徐子苓。 龙泉山下偶遇名士后人根据收集的材料, 龙泉精舍的原貌基本上是这样的, 房子共两进一院, 院子中间的走道旁边有一棵枣树, 树下是饲养 曾 国 藩 所 送 仙 鹤 的 “ 鹤舍”。房子东边是徐子苓的书房, 也是藏书之所, 名曰 “敦艮吉斋”, 藏书一度达到7万卷之多。在上月底一个雨天的午后, 记者踩着泥泞的小路, 顺着龙泉山东山脚走进了多个村落, 问起徐子苓、 龙泉精舍时, 村民们都是一脸茫然。正当记者对找到龙泉精舍所在地已全无信心时, 转机突然出现。当记者来到龙泉山脚下的葛家嘴自然村东头, 看见一名20来岁的女子站在屋檐下,记者不抱什么希望地问道:“你知道这附近曾有一位名人叫徐子苓吗?” 记者这一句话, 让这名女子非常震惊, 她吃惊地看着记者说:“你们怎么知道他呀, 他是我祖上。” 女子叫徐欢欢, 是徐子苓的八世孙女。徐欢欢告诉记者, 村里徐姓后人还有数家,“还有的后人带着徐子苓曾留下的书画去了台湾, 二十多年前曾回来过。” 当记者询问她是否知道龙泉精舍所在位置?徐欢欢说: “当然知道啦, 我小时候还住在里面!” 经历过150年左右的时光, 难道龙泉精舍还在?这个消息让记者激动不已。跟随着徐欢欢, 记者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传说中的龙泉精舍走去。 曾国藩帐下“智慧幕僚”

  趁在路上的工夫,咱们先来了解一下徐子苓其人。

  徐子苓(1812—1876年),字西叔、叔伟,号毅甫、南阳等。他幼时丧父,母亲杨氏把他拉扯大。虽然家境贫困,但徐子苓却天资聪慧。道光十五年(1835年),他考上了举人。

  中举后,徐子苓到了京师,认识了曾国藩、陈源衮等人,并成为“好哥们”。不过由于天性比较洒脱,加之见不惯官场腐败,他官运并不亨通。但曾国藩却非常了解徐子苓的才能,咸丰十一年(1861年),曾国藩攻克太平军占领的安庆后,请当时正在池州附近游历的徐子苓当了自己的幕僚。

  徐子苓是一名非常合格的幕僚,号称“智慧幕僚”。据说,太平天国时期,曾国藩围攻天京(南京)久攻不下,曾国藩写奏章称“愈战愈败”,徐子苓随即将其改为“愈败愈战”,随意一笔,却大不相同。不过这个故事是否属实,记者并没有查到出处,但有文可载的是,视曾国藩为官场敌人的翁同龢,其在同治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的日记中所记:“得徐毅甫(徐子苓)诗集读之,必传之作。盖尝上书陈军务未见听用……弹章疑出其手”,就是说,翁同龢估计,曾国藩对翁同龢的弹劾奏章是出自徐子苓之手。

  之后,徐子苓又间或给李鸿章、刘铭传等人担任幕僚。 隐退山林不忘民间疾苦 “徐毅甫来久谈。渠善医, 因请为余脉诊, 椐称, 六脉虚弱, 宜服补剂,又因陈氏妾吐血, 不能吃饭, 请其诊视, 午初去。” 曾国藩在日记中说了徐子苓看病事宜。读曾国藩日记就会发现, 徐子苓在日记中被提到14处之多。可见徐子苓的重要性。不过, 虽然身为幕僚,但徐子苓心仍在山水之间, 太平天国灭亡后, 徐子苓主动请辞, 返回了老家过耕种生活, 并盖了房屋,后来曾国藩将其取名为 “龙泉精舍”。徐子苓遁入山野除了性格原因, 还由于自己丧子之痛。他最喜欢的一个儿子病亡后, 他写了一篇《亡儿元叔行略》感人肺腑。看透人世浮华后, 徐子苓安心开始了耕读生活。徐子苓在诗词、 散文等方面的造诣非常深, 由于他推崇的是杜甫, 加之他晚年生活也非常潦倒, 所以他的诗文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底层人民生活的状况。让我们来看看他的 《乞食行 万卷诗书毁于日寇之手 “到了!”随着徐欢欢清脆的喊声,记者抬头看到一排破败不堪红砖砌的房屋。不过望着这红砖墙,无论如何记者也没法和龙泉精舍联系在一起。

  徐欢欢的爷爷辈徐道传老人告诉记者,这座龙泉精舍在徐氏后人的保护下存留了半个多世纪。但是在1941年,故居被进犯葛家嘴的日军焚毁,书屋中的藏书,以及徐子苓同李鸿章、曾国藩来往的信件也都被付之一炬。现在故居,是二三十年前,在旧址上修建的,不过已经失去了原貌。三间红砖房也已破旧不堪,大半屋顶已经坍塌,很久以前就没人住了。

  在房屋门口,是大片半人多高的杂草,门口台阶上,徐道传老人指着一个青石板说道:这青石板是龙泉精舍的旧物,还有另外两块埋在院子的墙角处。

  徐道传老人告诉记者:“南阳先祖(徐子苓)死后葬在离村子有数十里路的阳山口,十年浩劫之时,他的坟被人扒掉了,尸骨也不见了踪迹。”24年前,南阳先生的五世孙从台湾回到葛家嘴村,并于第二年在村头对面不远处的半山腰为先祖重新修建了一座“招魂碑”。

  刘峰 本报见习记者许佳 本报记者 周晔/文马杨/图
186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著名学者徐乃昌与民国《南陵县志》 [下一篇]明清名医:徐春甫

评论

称  呼: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欢迎加入我们的超级QQ群: 50329900 29472255 37948833 52266180 29931703 24459311 68495056 81499250 78174324 13755444
山东群:53292096,38861617和6834106 寻根群:72993757 家谱群:40856027 商务群:87361573 深圳商务群:22548983 揭阳群:61190519 河源群:57591168 杭州群:96756916
深圳群:46814746 东莞群:30920307 广东群:7008580 湖南群:16648619 益阳群:36770950 其他QQ群公布请见本站右上角网站介绍,热忱欢迎宗亲QQ群加盟!


Copyright@http://www.xus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40983号-2 风格制作:徐双喜
Powered by 徐氏网 Code © 2003-2011 中华徐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