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介绍
首页 | 通告 | 文化 | 新闻 | 始祖陵 | 网上祭坛 | 世系 | 家谱 | 堂号 | 字辈 | 官方微博 | 微博群 | 视频 | QQ群 | 自由投稿 | 寻根登记 | 族谱讨论
>首页 -> 中华徐氏 -> 江苏徐氏 -> 江苏徐氏名人  
欢迎您访问中华徐氏网,网站会员永远免费注册。
本站所有宗祠谱牒信息对所有徐氏宗亲开放和共享。
在转载我们的资料时请注明来源中华徐氏网,谢谢!
请您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uschina.com
中华徐氏网24小时技术支持电话:13923746526
如果希望得到更好的服务,请您加入我们的QQ群!
中华徐氏网,徐氏宗亲的家园,为中华徐氏服务!
     

TOP

徐碧波:在五卅路创办苏州第一家电影院
[ 录入者:徐双喜 | 时间:2013-07-20 18:37:40 | 作者:中华徐氏网 | 来源:中华徐氏网 | 浏览:340次 ]

  徐碧波书法

  徐碧波书法

  徐碧波小说《粉红莲》

  徐碧波小说《粉红莲》

  徐碧波与作者来往书信

  徐碧波与作者来往书信

  徐碧波《简易学诗法》

  徐碧波《简易学诗法》

  徐碧波扇面

  徐碧波扇面

电影传入中国后,在上海滩上风生水起,成为市民一种娱乐消遣的时尚。然而,近在咫尺的苏州却迟迟没有一家正规的电影院。民国十六年(1927年)秋季起,徐碧波、程小青、叶天魂在苏州五卅路公园内东斋对面,自建房屋,自备发电机,开设了苏州第一家正规的电影院——公园电影院。开院之日,放映“大中华公司”摄制的《同居之爱》,并请来该片主演韩云珍到场剪彩,轰动一时。

创办者徐碧波后来编写过电影剧本,并成为民国后期沪上著名的小说家之一。

15岁发表处女作,20岁加入“星社”,在五卅路创办苏州第一家电影院

徐碧波,原名广炤,字芝房,笔名碧波、红雨、归燕等,别署五常,光绪二十四年九月廿一日(1898年11月4日)出生于吴县光福镇上街。

13岁小学毕业后,因家里穷无力升学,徐碧波由六叔父送至上海崇明岛一家商店当了学徒。他利用业余时间,参加陈蝶仙开办的文艺导游社和刘哲庐开办的中华编译社函授补习学校,努力自修诗文、小说诸科。边学习边练笔,15岁那年,他的第一篇小品文以“兰宇”笔名发表在《新闻报》的副刊《快活林》上,让他高兴不已,也激发了他的写作热情,于是勤奋撰写,投寄给上海《申报》《新闻报》等报副刊,居然常被采用。此后,他看到李涵秋的《侠凤奇缘》中有一首七律,结句为“碧波何处着神仙”,觉得“碧波”两字很可喜,于是把它作为笔名,从此一直沿用终生。

20岁那年,徐碧波家由光福迁到苏州城里,先是居住在道堂巷小市桥旁,后定居于慕家花园21号。郑逸梅在《徐碧波追慕银箫遗韵》一文中,说他“家居吴中慕家花园”,就是指此事。那时,他加入了苏州文学团体——星社,接触了许多文人,并自编《波光》旬刊。1922年迁居上海,住在安远路金城里,靠为报纸写稿为生。后经挚友顾醉萸的引荐,于1925年春季参加新成立的上海友联影片公司。该公司在江湾路自设摄影场,聘请曾经留学法国的徐琥为导演顾问,徐碧波先担任撰写电影字幕、编辑宣传特刊工作,后来担任编剧。

隔了两年,“友联”加入上海六合影业公司,徐碧波与周剑云、管际安、汪煦昌等人被推为代表理事。“六合”是明星、上海、神州、大中华、民新等公司的联合营业公司,凡是同业而有资格加入该公司的代表,都作为委员身份,一方面料理本身的业务,另一方面担任该公司事务。徐碧波被派为《电影月报》的理事编辑。该月报系大型刊物,撰稿者皆系名流,如田汉、欧阳予倩、洪深、李健吾、袁牧之……其次绘图方面也人才辈出,如徐悲鸿、张聿光等等,还有郎静山的摄影,图文并茂,风行一时,很是畅销。

当时,电影在上海滩上风生水起,如火如荼,已经成为市民一种娱乐消遣的时尚。然而,近在咫尺的苏州却迟迟没有一座正规的电影院。1927年秋季,徐碧波回到苏州,联手程小青、叶天魂等在五卅路公园内东斋对面,自建房屋,自备发电机,开设公园电影院。从此,苏州市民不愁日间停电而没有电影看。开幕之日,放映大中华公司的《同居之爱》,特邀主演韩云珍到苏州剪彩,她开香槟酒和主人酬酢后,向观众散发糖果,一时掌声不断。该院因选片得当,营业额相当好。至1931年,该院首轮放映过“明星”的《歌女红牡丹》、“友联”的《虞美人》等蜡盘发音片。数年后,有人在北局陆续开办了东方、开明、苏州大戏院等电影院,放映欧美名片,公园电影院大受影响。1932年,公园电影院便将全部财产售给陶某,后来电影院被全部拆掉。

编辑《五卅沪潮》,编写话剧《第九天》,铭刻着一片爱国热情

徐碧波虽然是个“电影人”,但是胸怀一颗爱国之心,在正义面前,或当祖国受到帝国主义侵略蹂躏时,他毫不犹豫地拿起手中的笔进行战斗。

“五卅惨案”发生时,徐碧波所在“友联”的创办人陈铿然冒险拍摄反映帝国主义暴行现场的纪录片,徐碧波为之整理编辑,并制字幕,取名《五卅沪潮》,留下了暴行的铁证。其中有一个镜头:医生从受伤者身上钳出子弹置在手掌上显示时,他添以尖锐讽刺的反语字幕:“呜呼!这是帝国主义的恩赐!”以泄孤愤。

1931年,上海各界人士支援马占山将军抗日,《生活周刊》发起募捐义举,徐碧波积极响应。作家们纷纷把稿费全部捐献,充作抗战之需。大家又购置了御寒棉衣,转给上海商会汇送前线,徐碧波不辞辛劳,做了许多具体的工作。当时有数十名热血青年,聚集火车站,志愿参加抗日队伍,赴前线效命,送行者不计其数,群情激昂,场面十分壮烈,徐碧波也在其列。漫画家黄文农的弟弟,光着头,也在队伍中。当时霜风飒戾,吹面生寒,徐碧波发现后马上把自己所戴的一顶暖帽,戴到了他的头上。

1941年上海沦为孤岛,电影事业全部被日本人所掌握,徐碧波毅然决然退出电影界,进入教育界,改行当起了教师。苏州东吴大学迁沪后,他由程小青介绍进该校附中当教师。1943年,由郑逸梅介绍担任模范中学(前身是华童公学,现名晋元中学)高中文史地教师。当时物价飞涨,校长黄某为该校教师筹集补助,拟创立一个游艺会,徐碧波得知后主动编写了五幕话剧《第九天》,并担任导演,借得育才中学礼堂公演了三天,场场满座。其中还有个小插曲,有个学生叫梁廷铎,是个小戏迷,毛遂自荐请求在《第九天》中扮演一个角色,给他过过戏瘾,徐碧波同意了他的请求,得以如愿。没想到的是,这个当年的临时小演员,后来成了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名导演,曾经导演过《夜明珠》《蓝色的闪光》等影片。该校有一个日文教师李某暗中献媚敌伪,向日本特务机构“清风社”推荐徐碧波编写宣传“大东亚”剧本,拟委任他为“上海全市中学生业余话剧团”主干,徐碧波坚决予以拒绝。

因为当时的工资不足糊全家之口,徐碧波还陆续兼任三吴大学小说系讲师,在锡珍女中、师大附中以及民立、越东等中学当过文、史、地教师。

学编导,编剧本,写小说,成为沪上有影响的名作家

上世纪30年代,洪深已经成为上海滩上的著名编导,在明星公司任编导时,借六合公司空地办起剧艺社,专门排演话剧。徐碧波也经常去观摩,便与洪深熟悉了起来,不久洪深便邀请他加入剧艺社。从此,徐碧波利用一切机会向洪深学习话剧和电影的编导技术,颇有心得。1925年成立的友联影片公司,先后摄制故事片《秋扇怨》《娼门之子》《荔镜传》《荒江女侠》(1~13集)《舞女血》 等40余部,徐碧波曾为《秋扇怨》《红侠》等影片担任解说,并担任《山东响马》《红胡蝶》等多部影片编剧。该公司还拍摄过与《歌女红牡丹》齐名、中国最早的两部蜡盘配音有声片之一的《虞美人》,剧本即出于徐碧波之手。此后,他又担任过艺华影业公司营业部部长以及国华影片公司、国泰话剧团编剧,编写过多幕话剧《心狱》《灯明后》,编写过电影《儿女英雄》《残梦》《血泪鸳鸯》诸剧。他曾撰写《中国有声电影的开端》一文,载于王汉伦主编的《感慨话当年》,1962年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

徐碧波早年对鸳鸯蝴蝶派作家十分迷恋,模仿其文笔撰写文言小笔记,发表在《申报》副刊《自由谈》上,其中有追悼为革命而牺牲的志士的《英灵记》,有揭露军阀祸国殃民的《避难记》,前后共计40篇,结集印行,取名《流水》。著名鸳鸯蝴蝶派作家姚鹓雏特写诗相赠,云:“廿年万事成流水,何止区区碎后琴。却喜朱生增慰藉,成连海上有余音。”原来,徐碧波曾心折鸳鸯蝴蝶派作家“银箫旧主”朱鸳雏。朱氏籍隶南社,因唐宋诗之争,触迕了盟主柳亚子,最终脱离南社,抑郁不得志,短命早逝。朱鸳雏文宗林畏庐,别具绵藐纡回、聘秘抽妍之致,而徐碧波力事追慕,得其神似。他与袁寒云、郑逸梅、严独鹤、范烟桥、周瘦鹃等成为鸳鸯蝴蝶派主要作家。

徐碧波与鸳鸯蝴蝶派的朱鸳雏还有一段特别的“神交”。朱鸳雏曾私淑姚鹓雏,两人曾合刊《二雏余墨》。当时,主持《自由谈》笔政的是周瘦鹃先生。有一次周先生出游,将《自由谈》委托给钱释云暂时代庖,钱释云偶于废纸堆中发现朱鸳雏未刊遗稿《善堂惊梦》,于是抄录副本给徐碧波,徐碧波正好编辑刊物《波光》,全文刊登,并制版印入朱鸳雏的书札,取得很好的反响。朱鸳雏逝世后,家境窘迫,某报社为之征求赙金,以济遗孤。徐碧波追慕朱氏之文,但从未识得其面,见到报纸后,竟倾囊20金,立即汇到报社,而彼时自己正失业,生活艰困。由此可见,徐碧波对朱鸳雏的敬仰,同时也能看出他注重情感的侠义心肠。

自1946年起,徐碧波为《苏州明报》副刊撰写社会小说《青春之火》,长达30余万言,连载一年多,对当时不合理、不公平的情况作了深刻地揭露,引起人们广泛关注,后来由日新书局正式出版。此后,他接连撰写了《粉红莲》《四代女性》等小说,出版过短篇小说集《空气》和《苏州屋檐下》等。

徐碧波是个多面手,曾经编有《学诗一得》(又名《简易学诗法》,1948年国光书店出版)《高初级论说文范》等。1938年,他与程小青合编《橄榄》杂志,内容庄谐并陈,因措词太露骨,受到当局警告,出至五期便停刊。又曾与郑逸梅、严独鹤等发起“美术茶会”。徐碧波自己还创办过一份《东海》杂志,所载都是徐姓作家的作品,其中有徐卓呆、徐枕亚、徐吁公、徐哲身等,由于范围太窄,集稿不易,仅出了一期。徐碧波又擅长书法,曾拜林琴南、陈栩园为师,成为入室弟子。他和著名篆刻家陶冷月、“补白大王”郑逸梅等为至交。

一本默书簿,一册《苏州风景》,留下对家乡的一片深情

徐碧波早年生活贫困,8岁时父亲去世,他与弟、妹主要靠母亲针线所得,维持艰难生活。他9岁进私塾启蒙,10岁考进光福西崦小学(现光福中心小学),跳级上二年级。他读书聪明,成绩优异,每次考试都是名列前茅。他的老师是个老学究,有一次,教师即席以康熙皇帝当年圣恩寺题词“松风水月”四字,命为缀法题,徐碧波马上答句:“风吹松其枝动,月照水其形圆。”教师当即批“敏妙”二字,以资鼓励。

11岁那年新春期间,西崦小学教师们在本镇旱桥弄口,开设了一家春联铺子,附设春灯谜,徐碧波也在其间试猜灯谜,如:“非同鸟”打一古人名字,他就猜中为“司马相如”;“操奇计赢”打国名,他思忖良久,居然猜中为“意大利”;又如“梦花郎复活”猜地名,他猜出谜底“江苏”,也对了。诸如此类,共计猜到了近10条,诸位师长都抚摸着他头顶,赞为早慧。他带了许多赠品回家,母亲问得情况后,竟高兴得声泪俱下。13岁那年,徐碧波以总分第一从西崦小学毕业,并领得最优等文凭。冯校长的弟弟以及班主任孙老师特地与他于校园之牡丹亭畔合影留念,旁边有一株玉兰树,掩隐扶疏于曲廊碑文之次,风景佳绝。徐碧波将此照片保存了几十年,可惜毁于“文革”之中!

徐碧波对家乡光福有着很深感情,他曾回忆道:“毕业前夕,校中师生共同去郊外远足(即今之旅游),上峙崦岭后,经香雪海探梅,司徒庙观汉代古柏,旋经玄墓山圣恩寺而至石嵝、石壁,一览太湖风景,碧浪万顷,胸襟为之畅朗,虽无‘浴乎沂风乎舞雩’的胜概,但师生数十人,在回归路上讴歌声声,也大有‘咏而归’的盛况。”他珍藏了两样“宝贝”:一本西崦小学读书时的“默书簿”、一册学校给他的奖品《苏州风景》照片,保存了80年之久,直至去世。

解放后,徐碧波在上海陕北中学(今晋元中学)从教,直至1962年秋退休。他一生未生育,晚年生活较寂寞。唯以笔耕为娱,在北京、上海、成都、香港等地报刊发表作品。1986年1月,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同志签发聘书,聘他为上海市文史馆馆员。80年代,笔者在编写《吴县志》时曾与老人有多次书信往来。

1992年1月7日,徐碧波于上海病逝,享年93岁。生前曾嘱咐亲友将骨灰撒到光福老家菱塘桥畔清流中,最终未果。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徐铉兄弟与栖霞山

评论

称  呼:
内  容:

相关栏目

社区主题:宗祠谱牒|寻根问祖|文化交流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