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介绍
首页 | 通告 | 文化 | 新闻 | 始祖陵 | 网上祭坛 | 世系 | 家谱 | 堂号 | 字辈 | 官方微博 | 微博群 | 视频 | QQ群 | 自由投稿 | 寻根登记 | 族谱讨论
>首页 -> 中华徐氏 -> 福建徐氏 -> 人文特产  
欢迎您访问中华徐氏网,网站会员永远免费注册。
本站所有宗祠谱牒信息对所有徐氏宗亲开放和共享。
在转载我们的资料时请注明来源中华徐氏网,谢谢!
请您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uschina.com
中华徐氏网24小时技术支持电话:13923746526
如果希望得到更好的服务,请您加入我们的QQ群!
中华徐氏网,徐氏宗亲的家园,为中华徐氏服务!
     

TOP

漳州木偶产业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
[ 录入者:徐双喜 | 时间:2011-11-26 23:39:27 | 作者:中华徐氏网 | 来源:中华徐氏网 | 浏览:444次 ]

    东南网-海峡导报11月24日讯(记者 陈创业 肖国民 郑瑞卿/文 陈巧思/图)在2006年国家公布的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漳州木偶头雕刻和木偶布袋戏均榜上有名。其中木偶头雕刻以徐竹初老人为代表,蜚声国内外。漳州市木偶剧团的表演水平,亦是业界翘楚。
    不过,当历史的时针指向2012年时,当中央发出明确的文化体制改革信号时,二者命运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分野。
   干个体的徐竹初父子凭自家的坚守和努力,愣是在漳州打造出一个集木偶展示、制作、表演、售卖为一体的综合艺术中心。
   而与体制瓜葛不清的漳州市木偶剧团,依旧在苦苦传承摸索,试图找出一条适合木偶表演产业化的道路。
    徐竹初篇
    向前冲!向前冲!
   刚刚落成的漳州竹初木偶艺术馆,位于漳州市区水仙大街,是徐竹初一家通过销售木偶头和社会融资建立起来的,可谓一刀一刀刻就了传奇。
   “总投资三千多万,还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社会融资筹集的,没拿国家一分钱。”儿子徐强说。
   对于这栋新的艺术馆,徐竹初有自己的梦想:打造成一个旅游品牌和延续木偶艺术的基地,让文化传承与经济发展在此“比翼齐飞”。
   他告诉导报记者,新艺术馆共9层,馆内面积10000平方米,设木偶展览厅、木偶工作室、表演小剧场、教学培训厅和休闲厅。“这是表演小剧场,可以让游客免费观看木偶表演;这里是会客室,洽谈木偶销售和文化交流……”徐竹初侃侃而谈。
   但如今的风光背后是多年闯荡市场的艰辛:新艺术馆从1997年拿到土地使用批复到2011年大楼落成历时14年,徐竹初也从59岁等到了73岁。

 

儿孙都转行 六年剩一徒

    木偶雕刻延续至徐竹初、徐强父子,已经是第六代和第七代。
   改革开放初期,徐竹初的木偶作为艺术珍品还远赴100多个国家进行展览。不过,随着市场经济的全面到来,漳州木偶产业分两个方向突围:徐竹初从漳州市木偶剧团离任后,带着儿子走市场化征程;漳州市木偶剧团则一半处于体制内,一半往市场“探出触须”。
   1997年,徐竹初在漳州市中心的一幢写字楼里创办了“竹初木偶艺术馆”,时为全国第一家,“如今全国好像也没有什么人从事木偶雕刻这个行业。”
   其间并不顺利。2009年,徐竹初还一度遗憾地说,儿子徐强转做工艺品生意,孙子嚷嚷着不学这门技艺,6年来仅收到一个徒弟。

    木偶礼品化 叫好又叫座
   不过,徐竹初的雕刻艺术成就大大超过了他的前辈,他将木偶造型从原来的两百多种扩展至五六百种,个个传神。“台湾的郭台铭、王永庆等都有到我家买过木偶,很多游客到漳州,就想买一些有漳州特色的东西。”徐竹初说。
   几年前,徐氏父子出资一千万元成立了福建徐竹初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如今,公司除了供应原有的演出道具需求外,还开拓出博物馆藏品、幼儿园等教学用具等。
   除了在漳州建立综合艺术中心作为“总部”,徐竹初一家还在国内一些城市设立了相当于“连锁店”的门市部:漳州老街区香港路有一个销售点,北京潘家园、上海城隍庙、深圳等地都有销售点,“这是一个市场,群众对传统文化还是有需求的……礼品官员要送,寻常百姓也要送。”徐竹初乐观地认为,木偶礼品未来市场广阔。

    木偶剧团篇
    向左走?向右走?

   而谁能够想到,徐竹初一度羡慕的漳州市木偶剧团,如今却站在了一个“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的关口上。
   漳州市木偶剧团依然在漳州历史文化街区的几栋老旧的小楼里办公,一间不大的办公室挤着财务、演员等十几人。一旁柜子里摆满了荣誉证书,墙壁上演员和领导人的合影照片,都在提醒着木偶剧团昔日的辉煌。
   “就在10月3日,文化部蔡武部长到漳州看我们的演出,也称赞说,没想到漳州还有这么好的东西。”漳州市木偶剧团党支部书记、艺术总监洪惠君略带自豪地说。
   虽然是一片叫好声,但木偶剧团未来之路依旧迷茫。洪惠君告诉导报记者,前几个月,漳州文化出版局开会研讨,漳州市木偶剧团可能被划转到福建省艺校漳州木偶班,成为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但还没有最后定下来,要明年2月份才能确定”。
   如果实现划转,意味着漳州市木偶剧团将完全回到体制内。洪惠君说,这至少会让团员们生活稍微改善一点,“我们有个团员,1993年就进团了,到现在工资才1050元,还没有娶老婆”。

    市场没打开 商演收入少
   沉甸甸的辉煌历史让漳州市木偶剧团背着沉甸甸的历史包袱———退休人员过多。洪惠君算了一笔账:目前剧团在职人员有43人,而退休人员有30多人,一年光是退休金就要花费100多万元。漳州市对木偶剧团一年的财政拨款是140多万元,这其中大部分就花在了退休金这个窟窿上。
   洪惠君介绍说,漳州本地木偶表演,一年演出产值并不多,到厦门等地表演,又人生地不熟,价格被压得很低,利润微薄。“一年下来也就二三十万吧。”
    近年来,漳州木偶剧团也仿效台湾打起了木偶影视产业的主意,但木偶剧团只负责创作,相当于“打工仔”,销售等方面都拱手由一些文化公司去操作。“剧团只拿了小头,文化公司则通过卖给外国电视台等拿到了大头,只能让人家赚。”洪惠君说。
   据洪惠君介绍,剧团目前也成立了营销队伍,拉业务给抽成。而漳州市对剧团的改革也在不断进行。导报记者向漳州市文化出版局郑局长求证剧团改制消息时,对方也称,文化出版局内部有在探讨,但还不能够说有这个意向。

    不断创新 方是出路
   对于漳州市木偶剧团“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的困惑,漳州市文化出版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一些人成为事业单位编制,完全撤出市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以保证传承不断”。
   该官员还认为,漳州木偶产业应该多向台湾学习,学习一些现代木偶经营理念。“像徐竹初不找市长找市场,为了做市场,还专门成立一个文化公司,腰杆子就挺得硬。”
   不过,漳州市文化出版局简奕耕副调研员说,文化产业生存都比较艰难,木偶剧团如果完全推向市场,没了政府补助,恐怕生存不下去,“划转到木偶班后,才能更好地保留地方剧种,木偶表演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传承为主,市场为辅”。

    记者手记
    该放就放 该养则养

   对于中央下发的推进文化体制改革,更多的是针对漳州市木偶剧团之类的文艺院团而言。文艺剧团,完全将之推向市场是不合理的。但艺术要真正传承下去,又非走向市场不可,不能全指望国家来喂养。
   因此,对于该养的,不妨养起来,该推向市场的,又要坚决推向市场。而且,文改转企的前五年,扶持政策尤其重要。否则,很容易“下水就被淹死”。
   税收优惠等扶持政策,则是“徐竹初”们的福音。尤其需要国家和地方政府落到实处。
   可资借鉴的是,徐竹初筹建的木偶雕刻新艺术馆,从1997年拿到土地使用批复到2011年大楼落成,其间历时14年。假设,政府能在税收、贷款等方面给予优惠和帮助,那么,我想,这个时间至少会短些。
   木偶雕刻、木偶剧团,不仅仅是一张名片,更是一项产业。而这,既有赖于文化产业自身的努力,也有赖于政府政策方面对其市场化的有利扶持。

[上一篇]历史上的莆商:清代烟商徐年盛 [下一篇]【探索发现】手艺·千年木偶·徐..

评论

称  呼:
内  容:

相关栏目

社区主题:宗祠谱牒|寻根问祖|文化交流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