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通告 | 文化 | 文苑 | 新闻 | 家谱 | 堂号 | 字辈 | 寻根 | 博客 | 下载 | 视频 | 徐吧 | QQ群 | 投稿 | 留言本 | 徐氏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首页 -> 中华徐氏 -> 广东徐氏 -> 深圳徐氏 -> 深圳徐氏集群

文章内容

 
南方都市报:横朗小学遭遇困境 学生是最大受害者
[ 录入者:徐双喜 | 时间:2013-10-21 22:39:46 | 作者:中华徐氏网 | 来源:中华徐氏网 | 浏览:404次 ]
日期:[2013年10月17日]  版次:[SA26]  版名:[开卷]  稿源:[南方都市报]   
 

 

    11111111111111111.jpg

2006年2月,因福龙路拆迁安置,横朗小学搬进了一栋旧厂房办学,两年半的过渡安置期早过,新校舍遥遥无期。早在2007年,市政府就同意将一块1.6万平方米的空地作为横朗小学的选址地。而此后宝安区教育局认为该选址学校应为公办学校,不同意再交由横朗小学开办民办学校。如今这块地已被抢建成了别墅区(见昨日《南方都市报》)。

    对于横朗小学的命运,其实可以用“不诚信”和“歧视”两个关键词来具体概括。

    所谓“不诚信”,其实大家都看到了,原本要给的土地不给了,但是宝安区教育局没说“为什么该选址学校应为公办学校”,这是第一个不诚信。滑稽的是,据说要用来建学校的地最后被抢建成了别墅区,这是第二个不诚信。

    政府如果不讲诚信,后果有多严重呢?看看“钉子户”就知道了。横朗小学因福龙路拆迁而搬出原址,如果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涉及的企业、商户、学校等,恐怕都会在心里打个小九九,既然你可以这样欺骗横朗小学,是不是也会同样欺骗我?如果是这样,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开出高价,让纳税人买单;要么打死也不搬,说什么也没用。在类似的场景中,人就是不折不扣的理性经济动物,到时候,政府该怎么办呢?

    至于“歧视”那就更明显了。首先是“宝安区教育局认为该选址学校应为公办学校”,其次是2008年11月,大浪街道办再次提出将一块1.6万平方米的地作为新校用地。而到了2011年,市政府最终明确将一块7200平方米的土地作为横朗小学的安置地。为什么缩水这么多?不解释,还是政府自以为牛气根本不想和人家解释?这不是歧视是什么呢?

    其实在《民办教育促进法》第七章第五十条中早有规定“新建、扩建民办学校,人民政府应当按照公益事业用地及建设的有关规定给予优惠。教育用地不得用于其他用途”。从横朗小学的命运来看,遑论优惠,简直是被直接打了一耳光,也可以说被“打劫”了。学校和社区签的36年办学合同更是直接被漠视,前述7200平方米的土地租期不超过15年。一边是36年的办学合同,一边是不超过15年的租期,这学校到底是办还是不办呢?这样的民办教育环境,这样的行政管理体系,还指望更多社会力量参与进来办学吗?

    除了政府的诚信度磨损和投资者的损失之外,更需要关注的是就读于横朗小学的千余名学生命运。他们因为拆迁安置牺牲了原本正常的学习环境,政府因为各种原因又迟迟不能解决和学校之间的纠纷,这对于教学质量无疑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这才更让人忧虑:这些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本来就因为客观因素难以接受到最好的教育,现在连普通正常的教学环境也难以保障,这对于他们显然是巨大的不公平。即使明年8月公办同胜学校投入使用,横朗小学的千余名学生中也只有100多人符合入读条件,剩下的人怎么办?

    我们当然不能说深圳不重视民办教育,但是横朗小学的问题摆在面前,期望各方再行磋商,尊重契约精神,遵守法律法规,以学生的利益为最大利益,尽快协商解决这一棘手问题。 王彪

来源:http://www.cqn.com.cn/news/xfpd/szcj/jyzx/783146.html



南方都市报其他关于横朗小学的报道:

南方都市报:民办学校同等待遇有多难?

    虽然早就知道深圳民办小学老师的工资不高,但在听说每月只有两三千元工资时,还是稍稍吃了一惊。因为我知道公立小学的临聘教师每个月至少都有6000多元,教育资源不均衡由此可见一斑。从这个角度来看,龙华大浪横朗小学2005年为市政道路让道至今在厂房里上课的窘况也就不难理解了。

    过低的工资也造成民办学校老师的素质普遍不高,数学是语文老师教的情况甚至都可能出现。前两天采访时,我在横朗小学听了一堂品德与社会课,整堂课基本都是老师带着孩子们朗读书上的内容,如果不看课本,会以为听了一堂语文朗诵课——— 事实上,授课的老师就是一名语文老师。

    学校负责人也显得颇为无奈,八年前学校因为福龙路拆迁安置到旧厂房,当初承诺两年半的安置期早过,市政府先是在2007年同意将一块1.6万平米的空地作为学校选址地,几经周折到了2011年,市政府最终明确用另一块7200平米的土地来安置学校。这块地比学校之前的面积少了一大半,1700多名师生的新校舍因此遥遥无期。“没有教室,一年级有6个班,六年级就只有两个班了。”学校负责人说,很多教学设施也无法引进。

    相比公立小学的学生,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上,民办小学学生的受教育环境都可谓天壤之别。他们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无法进入公办小学读书。作为一名社会新闻记者,我采访过不少民办学校的新闻。前年有一段时间,深圳连续出现民办学校老师殴打学生的事件。其中一例是坪山三个8岁小学生因为被老师怀疑偷了手机,遭到暴打。女老师大专毕业刚工作一年,我想,如果她每个月有6000多元工资,或许不会为了一个600元的手机对学生下重手。

    根据相关报道,经过数年来的不断增长,目前深圳公办中小学临聘教师的工资为:小学每月6389元,初中每月6970元,高中每月7550元,“已接近在编教师的工资水平。”有此标杆,我不知道有多少深圳民办教师对此投以希冀的目光。

    而从横朗小学在厂房上课八年这件事来看,要达到这个目标相当困难。在寸土寸金的深圳,政府部门显然不太愿意为一个民办小学拿出一块适当的安置地——— 从1.6万平米缩水到7200平米,这里面显然存在巨大的经济利益差。更进一步说,问题的实质在于,尽管此前一再发文作出过承诺——— 其实这不仅仅是一种政府对民办教育支持的承诺,为学校提供安置地,更是当年修路征地时的一种契约——— 而现在看来,契约形同废纸、背信如食生菜。这一切都让人悲叹:深圳的义务教育均衡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贺达源


来源:http://epaper.oeeee.com/H/html/2013-10/17/content_1952395.htm





南方都市报:被“过河拆桥”伤害的童年

    校舍在哪

    龙华横朗小学为市政路让道,自己却踏上 了“ 不 归 路”。2006年2月,因福龙路拆迁安置,学校搬进了一栋旧厂房办学,两年半的过渡安置期早过,1700多名师生的新校舍还遥遥无期。

    八年,没有人在乎一所民办学校的命运,但是对于身处其中的学生来说,他们的童年只有这么一次。难道,也没有人在乎这些孩子的童年么?

    当其他小学生在漂亮的校园里面学习、锻炼、玩耍,他们只能在吊扇下面忍受着酷热、偶尔在水泥篮球场上打打球或者面对着成片的沙地与烂尾楼。在他们童年的求学生活中,城市展露的是丑陋的伤疤。然而,就在我们为之感到愤怒不平时,这群孩子却依然表现得如此的活泼快乐。至少照片中的他们,步态轻盈、神情雀跃,透露出一股童真无邪的乐趣。他们的童年,还不懂得悲伤。

    正因如此,更加令我触动。丑陋衬托出的美丽,带来了更强烈的冲击。在高高的烂尾楼下面,走过一群欢快少年,这样的画面不得不让人扪心自问:难道我们不应该为这些孩子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我很欣慰,我们的摄影记者并没有为了报道的主题去刻意呈现孩子的苦闷,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他们天生就有获得快乐的能力。他们不需要悲伤,他们只要负责快乐健康地成长就可以了,剩下的都是大人们要处理的事情。

    真正让人恼怒的是大人们的做法,是官府“过河拆桥”的行为。当市政建设需要征用土地时,便强令横朗小学配合拆迁安置工作。两年半的安置期早已过去,新校址却迟迟不见踪影。2007年曾允诺提供给横朗小学的新校址用地被抢建成别墅,到了2011年新的安置地便减少了一大半面积,横朗小学拒不接受。在这场博弈中,作为民办学校的横朗小学败给了公办学校,败给了地产开发商。这一切,彻底地展示出权力与金钱的傲慢。

    民办学校地位弱势,难以与公办学校和地产开发商争夺稀缺的土地资源,这一点早已尽人皆知。问题在于,横朗小学与政府之间曾经达成过安置协议,而政府部门最终却自食其言,出尔反尔,且免受任何追责。这背后传达的是一种公权对待私权、强者对待弱者可以“予取予夺”的可怕价值观,是一种违背基本契约精神的“强盗逻辑”。

    民办学校是弱者,民办学校的学生家长同样也是弱者。很难想象,如果学生家长中存在一位有权有势的人物,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显然,权势人物的孩子根本不会在这样的学校就读,只有平民阶层的孩子才会如此受人忽视。这是一种弱者的叠加效应,弱者与弱者抱团,也无法改变被欺凌的命运。

    学生们现在还不能完全明白这些,但他们肯定能够感受得到。当他们回首自己的童年生活,会不会突然对社会与人生感到悲观?在某个敏感孩子的心灵,是否已经埋下了魔鬼的种子?此刻,再看他们脸上的笑容,实在叫人心痛。 郭锐川



来源网址:http://epaper.oeeee.com/H/html/2013-10/17/content_1952400.htm



南方网:厂房上课一晃8年 横朗小学为市政路让道却踏上不归路


用地被抢建成别墅民办校挤厂房八年


龙华横朗小学为市政路让道却踏上“不归路”


龙华新区横朗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小俊盼了六年,还是没有等到新学校的建成。昨天上午最后一节课,他和全班62名学生继续在临时安置的旧厂房里上课。2006年2月,因福龙路拆迁安置,横朗小学搬进了一栋旧厂房办学,两年半的过渡安置期早过,1700多名师生的新校舍还遥遥无期。


事实上早在2007年,市政府就同意将一块1.6万平方米的空地作为横朗小学的选址地。而此后宝安区教育局认为该选址学校应为公办学校,不同意再交由横朗小学开办民办学校。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如今这块地已被抢建成了别墅区。


2008年11月,大浪街道办再次提出将一块1.5万平米的地作为新校用地。而到了2011年,市政府最终明确将一块7200平米的土地作为横朗小学的安置地。由于这块地比之前少了一大半,横朗小学拒不接受多次上访,一场围绕着学校搬迁安置的各方博弈就此展开。在寸土寸金学位又紧张的深圳,民办的横朗小学在这场博弈中显得颇为艰难。


 



 

学校地处羊台山山麓,旁边是龙华最大的别墅烂尾楼,存在诸多不安全因素。

夏天一边上课一边流汗


“做梦都想快点搬到新校舍。”陈老师在这所民办小学教书已经整整十年,昨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讲四大文明古国,她带着六年级一班的孩子大声朗诵着课本。一堂课听下来,如果不看课本,还以为这堂品德与社会课是一堂语文朗诵课。事实上陈老师确实是一名语文老师,因为没有专门的老师,这门课只好由她来教。


这也是深圳不少民办学校发展的困境,两三千元一个月的工资很难吸引到专业的师范人才。横朗小学董事会董事长徐学清告诉南都记者,学校老师一般是专科文凭,年轻的本科老师也多来自不知名的师范院校。“没有那么多教室!一年级有六个班,五年级有三个班,到了六年级就只有两个班。”徐学清说,他本来以为新校舍很快就可以建好,但一拖七八年连个影也没有。


 



 

原本获批的学校用地被抢建数十栋高档别墅。

坐在记者旁边上课的小俊一年级报名时就听说很快要搬进新学校,但小学快毕业时新校舍还没有动工。现在的教学楼是旧厂房改建的,教室里有四台吊扇,顶楼二楼的教室一到夏天就热得不行。“学生一边上课一边流汗!”陈老师告诉记者,师生们都盼望着能早日搬进新校舍。


眼前的学校只有一个水泥篮球场,周围很多地方还是沙土地。宿舍也是以前的工厂宿舍。之前以为很快就会搬迁,校方不敢大规模修葺校舍,很多教学设施也无法引进。今年暑假,学校忍不住将外墙粉刷一新,在教学楼边多开辟一条走廊,在二楼教室上安装了隔热层。


横朗小学现在有23个班1300多人,幼儿园9个班300多人。学校门口的一个大大的牌子显示:2006年由于福龙路的修建,横朗小学和横朗幼儿园被政府异地安置,现在正处于市政府临时安置的过渡期。目前深圳市政府已在上横朗新村规划了新的办学地址,新校正在筹建中。而实际上连徐学清自己心里也没底,新校舍啥时候才能建好。


 



 

学生排着队准备进入厂房改造的电脑室上课。

原选址地抢建成别墅区


横朗小学上世纪七十年代由同胜行政村创办,是一所公办学校,1999年转制为民办。2003年学校转到了现在老板手上,该老板租用村里的物业继续办学,投入两百多万改造校舍,并签订了3 6年的办学合同,占地面积有14671.90平方米。2005年,横岗小学因福龙路建设拆迁安置。当年10月25日的一份深圳市政府会议纪要议定,“请市规划局立即做好小学选址工作,宝安区政府抓紧推进立项、设计工作,争取尽快完成建设工作。”


找到了临时过渡安置点,安置期内也由政府部门支付租金差价,2006年2月,横朗小学搬到了现在的旧厂房。而两年半的安置期早就过去了,新校址却迟迟不见踪影。


 


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今年初的一份文件显示,早在2007年,市政府就同意将一块1.6万平米空地作为横朗小学的选址地。当时原宝安规划分局向宝安区教育局核发了横朗小学《项目选址意见书》。文件中称,“而此后宝安区教育局认为该选址学校应为公办学校,不同意再交由横朗小学开办民办学校,因此未曾来文申请办理该地块的后续相关手续。”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如今这块地已被抢建成了别墅区,这令徐学清感到气愤又无奈。


抢建别墅无报建手续


昨日上午,南都记者来到横朗小学最初的选址地大浪谭罗中心岭天然壹号别墅区,别墅区内已经抢建了二十来栋别墅,还有四五栋正在建设中,一辆街道执法队的车辆不时在别墅区中巡逻。别墅区内杂草丛生,物业管理处也没有人,一位业主告诉记者,该别墅区2008年左右开始建设,物业还没有进驻。


 


大浪街道办告诉南都记者,这块地属于谭罗社区所有,1992年村里就划成了300多块陆续卖掉了,当时规划部门不知道这个情况,才批准了建学校。


市规土委龙华管理局则表示,经核实2010年前该地块未有法定图则覆盖,按照当时执行的《中部综合组团分区规划》,该地块规划功能为居住用地;按照2010年获批并公布的法定图则,该地块规划为居住用地及道路用地。目前该地块已建成多栋建筑物,但未办理相关用地及建筑物报建手续。


龙华管理局昨日回复记者称,考虑到小学作为社区级的公共配套设施,符合组团规划中要求的公共利益优先的原则,2006年6月,原宝安规划分局同意该地块兼容小学用地,并应宝安区教育局的申请核发了横朗小学用地选址意见书。后因该地块补偿关系未能理清,至今未完善用地手续,现该用地选址意见书已过期作废。


 


多次调整后选址用地不到原来一半


市政府同意的学校选址地落空后,2008年10月15日下午,宝安区分管副区长再次召开了横朗小学办学遗留问题协调会。会议原则上同意大浪街道和区教育局联合上报的解决方案,即采取等面积土地置换的方法解决办学用地问题。要求区规划分局尽快协调落实新选址A LH 003—007地块用地功能调整问题。并成立了由大浪街道牵头多部门参与的工作小组。


2008年11月21日,工作小组召开了第一次工作会议,会议纪要提出:对横朗小学用地重新规划选址,按照原横朗小学办学规模,在同胜社区城市化转地A LH 003—007地块中选定面积1.5万平方米作为新校用地。


 


有了区和街道两级政府更加明确的处理意见,学校负责人徐学清似乎又看到了新校舍的希望。而在2009年7月24日分管副市长召开的一次市政府会议上,横朗小学的命运大为转变,新校址的面积不到原来的一半。当时会议议定:由市国土、规划部门考虑在国有地块上划出7000—8000平方米土地临时租给同胜社区用于安置横朗小学办学,租期不超过15年。2011年,市政府会议进一步明确,将一块7200平米的土地作为安置横朗小学用地。


“简直就是把学校当乞丐!根本不顾学校的实际情况。”徐学清知道这个消息后气不打一处来,他认为这个方案不仅不符合政府此前“采取等面积土地置换”的会议精神,不超过15年的租期也与学校和社区36年的办学合同有差距。对此,大浪街道办一位工作人员也显得颇为无奈:“街道办只是提议,具体批多少要市里面定。”


 


相关新闻


新校舍无着落 学校或被砍


此后,横朗小学多次上访,希望能按照此前的会议精神“采取等面积土地置换”。今年2月,龙华新区又专门就此事向市政府发文,请求市政府批准按原横朗小学的办学用地14671 .90平方米划拨安置土地,以满足学校活动场地等各项配套要求。


区里的积极态度让徐学清看到一线希望。对龙华新区的处理意见,市政府要求市规土委研处并复函意见。4月1日,市政府办公厅向龙华新区回函,并一并转去了市规土委的意见,要求新区结合市规土委的意见办理。


市规土委称,目前同胜片区学位十分紧张,且规划的同胜九年一贯制公办学校估计2014年8月后方可投入使用,横朗小学的存在有其必要性。同胜学校设置24班小学(共48个班),建成后基本能满足该片区小学学位的需求。这份处理意见提出:原横朗小学过度期后的办学问题,建议由教育部门专题研究作为原村办学校横朗小学是否保留以及发展规划问题。并建议市政府同意支付由大浪办事处垫付的租金差价1728400元,并继续由政府补贴租金差价。


关于横朗小学临时安置用地问题,市规土委建议结合教育部门专题研究结果及同胜学校建成后该片区小学学位需求情况,统筹考虑是否仍需安排临时安置用地,继续给予办学。如横朗小学作为民办学校不需保留,建议考虑不再给予安排临时安置用地。至于横朗小学办学的补偿问题,建议另行研究。


 


前途


若学校被取消大部分学生无学可上


“从1 .5万到7000平米,现在连我们是否需要保留都还要研究,为什么合法办学校这么难?”徐学清感到有些灰心丧气,“当时承诺尽快建好新学校,我们配合政府工作很快就搬了,政府怎么一再言而无信?”横朗小学再次向相关部门上访。


学校希望有关部门落实政府此前的会议精神,重新规划1.6万平方米土地长期安置横朗小学。并且希望新的学校由同胜社区修建好之后,能继续按照此前的36年办学合同收取租金。“政府说新学校建成后要研究我们是否需要保留,我们的学生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弟,1000多人只有不到100人符合进入公办学校的条件,公办同胜学校根本安置不了。”


横朗小学大部分学生没有办法上公立小学?大浪街道教育办负责人表示,按照目前政策来说是这样的,因此要等同胜学校建成后综合统筹考虑。


按照今年4月市里的态度,横朗小学的存亡取决于教育部门的研究结果。对于横朗小学未来的命运,大浪街道教育办负责人称,由于学校向市里提出了新的诉求,他们只能等待市政府的回复。


未来横朗小学是否能够保留,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市政府还未表态前,新校舍在一年内建成几乎没有可能。可以确定的是,六年级一班的小俊将在旧厂房中完成他的小学学业。




来源:http://www.sznews.com/news/content/2013-10/16/content_8626503.htm#hit



南方都市报说闻解字:豪!(对横朗小学民办学校的豪夺) 

  不知不觉之间,“土豪”这个消失已久的词汇重获新生流行起来。有人说,“言必称土豪”的现象,浓缩了当下中国社会的“镀金”色彩,也体现出矛盾的价值取向———有人恨,有人爱,有人避犹不及,也有人却常说:“土豪,能否做个朋友?”

    经典“土豪”

    北京朝阳区某村干部为儿子连摆3天婚宴花费160多万元。三天婚宴共设酒席250桌,此外还有豪车开道、鲜花铺路,并邀来明星助兴。

    江苏南通一名男子用500万元现金拼成一盘盘“羊肉卷”,作为给新娘的聘礼,被围观网友戏称为“土豪婚礼新菜式”。

    浙江台州某村主任为亡妻出殡,70多辆车和130多人组成的送葬队伍绵延3公里,甚至导致交通阻塞。

    不是“土豪”

    近日,一名男子私人出资40万元,向儿子就读的重庆某中学捐赠非智能手机。据称,这些手机将由校方以班级为单位分批发放给所有学生。面对广大惊呆的小伙伴们,这位父亲解释,自己不是“土豪”,40万元是他一年的收入,他只是一名关心孩子的父亲,其初衷是为孩子们的健康。

    如何鉴定土豪?就字面上很好理解,“土豪”就是“土气的富豪”。是否富豪不难判断,关键在于“土气”。用@新华视点的话说,“土气”的标志性行为就是“无脑消费且大肆炫耀”。

    豪气 河南南阳南召县云阳镇,本周惊现一家“后台最牛商务酒店”。开业当日,17条红底黄字的祝贺条幅挂满墙壁,单位囊括乡政府、公安局、国税局、地税局、工商局等几乎所有当地政府部门,令小伙伴们咋舌。相关照片在网络上走红后,云阳镇外宣部门对外称:以政府部门名义悬挂祝贺条幅完全是酒店自行炒作,当地政府并不知情。

    豪夺 7年前,因为原校址所处路段拆迁,深圳龙华新区民办学校横朗小学及幼儿园1000多名孩子被临时安置在一个旧厂房中。两年半的安置期早已过去,筹建中的新学校至今仍是个传说。事实上,7年前政府曾承诺给横朗小学一块空地建新学校。到如今,这块地上已经被抢建了许多别墅。


 
[上一篇]徐东升:飞亚达的艺术人生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称  呼: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